威煞
威煞
威煞
威煞
  • 作品編號 NO.030
  • 上傳者 月徽
  • 角色名稱 閻魔
  • 上傳時間 2018-08-01 15:17:38

【陰陽師】清月之輝

攝影感謝:米桑
馬內感謝:Iris
附上自己寫著小短篇,以閻魔的原型伊邪那美的故事為基礎,配合閻魔的角色故事做發想

《威煞》

金色的鈴鐺隨著搖曳的衣袖響起,不如現世的鈴鐺聲清脆,反而帶著沉重與莊嚴。

華麗的衣飾,艷麗中帶著威嚴的容顏,藍色的眼如同一汪平靜池水,盡是看透一切的從容。

腳下踩著因苔蘚點綴而染著碧綠的石階,祂穿越層層絳紅的鳥居,一步步登上冥界的最高處。

終點是黃泉比良坂的所在。

祂忽然停下腳步,凝視著前方許久,最後嘆了口氣,臉上露出近似無奈的笑容。

果然……即使過了這麼久還是忘不了那個人呢。

祂在身後的人有些驚訝的神情下,隨意坐在長滿苔蘚的石階上。

「判官,汝何需如此詫異?」

看著判官站在旁邊不發一語,閻魔不禁發笑,打算逗逗他的問:「難道是我的行為有什麼不妥?」

只見他如意料中的慌張地彎下腰,「不不,在下豈敢指責閻魔大人,只是擔憂此處久未打理,唯恐汙了閻魔大人的衣裳。」

冥界因為無法受到太陽照耀,所以長年籠罩在陰濕的環境下,在他踏上階梯時,隱約能感受到腳下佈滿青苔的石階甚至是有些濕滑的。

「無妨,此等塵土是無法沾染到我身上的。」

判官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好不容易張開口,最後卻還是將想問出口的話吞了回去。

在下真是多管閒事,閻魔大人想做什麼又豈是在下能隨意過問的?

他閉上嘴,試圖以坦然自若的模樣掩飾過去,但這小小的動作又怎能逃過祂那雙看透一切的眼睛。

「判官,汝想說什麼便說出來吧。」

「在下無能。」判官更是恭敬的將頭壓得更低,「閻魔大人平時總是騰雲或是乘月代步,今日勞駕閻魔大人需以步行的方式出行,在下……在下無顏面對閻魔大人!」

「呵呵,我還以為汝會說什麼呢,原來是這個。」

祂看著這個佈滿青苔的階梯,石階因為年久失修而充滿裂痕,斑駁的苔蘚為它點上鮮綠的色彩。

嘛……總比閻羅殿沉悶的顏色有趣得多。

「我只是平時乘雲慣了,想下來走走罷了,與汝何關?」

「原來如此,恕在下僭越了。」

判官沒有再追問下去,但其實他心裡隱約知道閻魔此行視察的理由。

現世適逢盂蘭盆節,鬼使兄弟正巧又外派到中國閻羅那裡去出差,黑白童子初來乍到還未完全掌握工作要領,恐怕鎮不住冥界那些無法前往現世而蠢蠢欲動的住民們。

這陣子地區上報的大小規模衝突不斷,黑白童子也派遣過去處理而疲於奔命,而他無法一一前往處理,正是人手不足的時候,卻又傳來黃泉比良坂的結界有些狀況。

正當他有些蠟燭兩頭燒時,閻魔大人忽然獨自出門了。

「這裡真悶,我要出去散散步。」

閻魔大人留下了這句話,等到他回過神來追出去時,閻魔大人已經不知所蹤了。

一個猝不及防又短暫的大震盪之後,各地騷動衝突一時之間全都平息了,取而代之的是鎮壓著整個冥界動盪的,屬於閻魔大人的威煞。

他一直都知道閻魔大人是上古神祇,死後統御著這死者之國至今,神威自然不同凡響。

即使他未曾親自見識過,畢竟平時閻魔大人總是收歛威煞,否則大半冥界及居民將不復存在。

但如此大範圍又迅速廣泛的釋出神威,莫非閻魔大人下地了?

一向騰雲駕月的閻魔大人從來是雙腳不碰地的,不僅僅是因為閻魔大人貴為上古神祇,而是閻魔大人一旦觸地,威煞會藉地為媒介釋出。

即使閻魔大人極力收歛神威,但直接觸碰到地面還是會有微量威煞釋放,為了避免傷害到冥界的住民,閻魔大人一向是以雲霧或殘月為座駕代步。

他迅速的往威煞釋出的來源趕去,最後在通往黃泉比良坂的鳥居前找到閻魔大人。

「沒想到竟然走到這裡來了呢。」

閻魔大人的聲音一如既往的平靜,又像是帶點意外的語氣問:「汝不在閻羅殿處理那些地區衝突,跑來湊什麼熱鬧?」

閻魔大人其實是知道的吧?

閻魔之目本應看見這一切的,閻魔大人只是不願意斥責在下才藉口裝作不知道的吧?

想到這裡,在下實在覺得無顏面對閻魔大人,但閻魔大人的問話,在下還是要據實以答:「啟稟閻魔大人,適才動亂已被閻魔大人神威所鎮壓。」

「是嗎。」祂有些心不在焉的應著。

此行表面上是來探視黃泉比良坂的結界,但祂那雙閻魔之目又有什麼是看不見的呢?祂理應坐在閻魔殿裡審視一切,將事情吩咐給判官即可。

祂可不會承認自己決定親自出巡的原因,是看見有個冰山埋在成堆卷宗後抱著腦袋燒的緣故。

自從那對兄弟出差之後就一直是這樣了,不難明白即使黑白童子做得很好,但有些冥界的老住民也不是那麼好相與的,趁著那對兄弟不在又正逢盂蘭盆時節,出來攪些動亂欺負面生的。

雖然看冰山偶爾苦惱的樣子也挺有意思的,但讓祂閻羅殿的人這樣疲於奔命可是讓人笑不出來。

尤其是這冰山在祂面前還假裝沒有什麼事一樣。

「我只是出來走走而已,汝無須過度擔心。」

祂原本其實是不打算往上走的,畢竟上頭所封印的,是祂的過往……

很久很久以前的過往,和那個人的最後一次對談還在腦海中縈繞不去。

所以從那時候起,祂未曾再涉足過此處。

但看著一直追尋自己而來的判官,祂現在忽然想上去看看了。

步上層層斑斕的石階,穿越過重重絳紅的鳥居,衣袖上的金鈴隨著她的動作發出聲響。

判官或許目不能視,卻能感受到那莊嚴的氣氛,以穆肅的神情追隨仰望著閻魔大人緩緩步上冥界的至高處。

冥界的氣場隨著祂每一步踩在石階向上的步伐而壓抑震盪著,他明白這比起閻魔大人所收歛的威煞而言輕如鴻毛,也代表著自己和閻魔大人的差距有多麼遠。

啊啊,這正是他的閻魔大人啊,如此強大又令他死心塌地誓死追隨的王。

正當他在內心澎湃讚詠著閻魔大人時,閻魔大人卻忽然停下了,像是凝視著前方許久,最後發出嘆息。

閻魔大人又是為了何事而嘆息呢?

此時的判官還不明白,但是總有一天他會知道的。

祂揚起手輕輕一揮,雲霧繚繞在祂身周,殘月至座下緩緩現形,玉座將祂的身體托起騰空,「我有些累了,回去吧。」

「是。」

直到多年以後,判官再次前往黃泉比良坂時,通往黃泉比良坂入口的石階早已被植物掩蓋,絳紅的鳥居依舊聳立在那。

讓他錯愕的是通道的古井旁留下的成堆森森白骨和無數徘徊嗟嘆的幽魂,然而堵在現世那一端的千引之石卻早已不知所蹤。

Fin.


互動留言

宋濂橋

加油💪

Kuo Shih-kao

🙌🙌🙌🙌🤓

米桑Misan

推高高

靈靈

加油月月
月月加油

Tzu Chao Chien

月月加油~

黃昱錡

剛好第1000票
好像成就達成!ヽ(●´∀`●)ノ


我要留言

活動已經結束囉

分享

陰陽師